思觉失调(卡配罗,rps无关现实)

思觉失调

此篇为深夜修仙产物

ooc是我,帅气和爱是他们的

----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无论男女老幼。

Cristiano有时都会想,为什么有些粉丝要向他问起Kaka,一遍又一遍,锲而不舍。

明明他们已经四年多没在一起踢球了,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一样长。闲暇在家翻看着电视台关于自己的节目的时候,尤其是那种长篇大论的从他的出生讲到曼联,再讲到皇马的节目或者采访,不出意外地总会提及Kaka的名字。起初他还会感兴趣地看看,现在一说到职业经历他已经熟门熟路地换上“又来了”的表情,再继续凑前去听着主持人的高低起伏的声线,主持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说的内容却还是大同小异。

他早该腻了的,Cris想。

但他没有。

Cristiano讨厌失败,而那些节目重复得最多的就是那几年的曼联,遇上拥有Kaka的米兰,几次夺走了红魔晋级的机会。

他本该拉过进度条的。

但他没有。

2016年初金球奖颁奖典礼,Cristiano作为候选人到典礼现场,坐到属于他的位置,抬头便能看到作为颁奖嘉宾的Kaka一袭深蓝色西装从后台从容迈步,带着熟悉的优雅微笑款款来到台前,用那把低沉得好听的声音念出他的对手的名字。

他没能上台,从Kaka的手里接过奖杯。

但奇怪的是,胜负欲强烈的他并没过于为失落的奖杯难过。

2017年在伯纳乌,他再一次把那座金光闪闪的奖杯纳入怀中。俱乐部为他举办了一个庆功仪式,那个优雅至极的人没来,他的声音却在伯纳乌环绕立体声似的播放,日光那么刺眼,屏幕那么高,他得顶着烈日仰头才能捕捉得到一年不见的人的样子。

他很久没有想哭的感觉了。他应该忍住的。

但他红了眼角。所有人都看到。

人们像是不会厌烦地,每年一度进行着Kaka/Cristiano捆绑活动,在他得意也好,失意也罢,Kaka都是一个见证者,见证那些挥斥方遒的血与汗。Cristiano不禁在想,他们究竟想看到他和Kaka怎么样?

“谁是和你一起踢球的球员里最棒的?”

“Kaka。”

-----

Kaka有时候也会想,为什么一些粉丝会把他和Cris仿佛连体一样相连,多多少少都要提起一句Cristiano怎样怎样。

上帝恕罪,他不是因此觉得厌烦,或者抵触,他只是不明白。明明他已经离开马德里那么久了,也远离了顶级联赛,和Cristiano平日里更是没什么交集--连明星赛都没能见面的话,更遑论私人性质的约见了。理论上和好久不见的朋友关系变得生疏是常态,只是每次和马塞洛,他的巴西同胞、Cristiano现队友通话的时候他会提上一句“帮我祝贺Cris进球了。”

他可以不说的,也没什么。

但他没有。

2013年九月他转会了,回到了他爱着的米兰,给予了他成长和辉煌的地方。从此他和Cristiano又再变回了对手的关系。起初还会一两个电话或者几条短信维持着联系,后来,大家都明白,电话短信终究还是缩短不了亚平宁的距离,索性断了不咸不淡的寒暄,只有节日时候沦为平常的祝福消息还提醒着他们还保存着对方的联系方式,而不是被丢失。2014年,他再次离开了米兰,不是他的意愿,是时间不允许。他就在离开的倒数之际,看着Cristiano和他曾经的皇马队友共同登上欧冠的冠军舞台。那是皇马历史性的第十冠。

他不是不为他们高兴的,只是百转千回的时候他想起某一个平常的夜空,在哪里宽敞的露台上,和谁的一个十冠之约。

他只是有些难过。虔诚如他,上帝的信徒,许诺必定会做到。

但他食言了。

2016年金球奖颁奖典礼,他受邀出席并身肩任务--为金球奖得主颁奖。汽车缓缓驶入会场,一向注重仪表的他整理好西服便推开车门下车,随即一阵山呼海啸。他是那么幸运,还拥有着一片属于他的尖叫声,这不得不让他为此感激天父。紧走两步接过马克笔为那些守候的人们快速地签名,而下一个就是拿着皇马7号球衣的粉丝,上面已经被签上了其他名字,他微微一笑,随即在衣服右下方签上他的名,还能不着痕迹地假设:待会球衣号码的主人签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他的名字的时候,会露出什么表情。

Kaka觉得那一定很有趣,可惜他不能亲眼目睹。

同样的,一年之后的金球奖,先前没能获奖的Cristiano第四次捧回了他的奖杯,可是这一次Kaka只能录制好视频,以便在伯纳乌现场播放。当皇马联系到他的时候,他欣然接受了要求,许是觉得没能陪在他身边是一种难以补偿的遗憾吧,明明前几次他都在现场,以不同的名义,对手,或是朋友,陪伴他见证他努力的回报。

“给你们一个抱抱。Halal Madrid.”

他突然很想给Cristiano来一个拥抱,像他们还是队友的时候那些热烈的拥抱一样。

但是他不在现场。

曾经的队友们,他的朋友们,遇到的粉丝们,都曾有意无意地问及过Cristiano这个名字,而他自己,也侧面地看着他的好友一步一步走上世界顶峰,并且在那个最闪耀的地方,大杀四方。提得多了,Kaka自己都在心里问着自己,究竟他们希望听到他和Cris怎么样呢?

“你见过最出色的球员是谁?”

“Cristiano。”


那些强烈的感情曾经延续了这么长的时间。可是离开,我只能赠与你玫瑰,以纪念。

若然你,如果有日说婚期,我这生福气也用来祝福你。









深夜还是吃点甜的吧。这么安慰自己,于是又啰嗦地加了一段……

可以忽略!









------------

“为什么每次他们都要问到你啊,要假装好久不见的朋友那样说话一点也不容易……”克里斯翻了个白眼,大咧咧地把他家卡卡的大腿当成枕头,一边还往自己嘴里塞个苹果。

枕头先生卡卡好笑地揉上克里斯的发胶头,“也许他们只是觉得以前我们关系那么好,现在也应该会时常联系维持友情吧。这么看来,在他们眼里的我们,确实是很亲密的关系。这样其实不太好。”

“……我知道的卡卡,足球圈比其他圈子封闭保守一百倍,你是个谨慎的人,我也会学着演戏,没那么蠢到被他们看出来的。”克里斯一个鲤鱼打挺,坐回沙发上嘿嘿一笑,“更何况我对演戏还是有点兴趣的,说不准以后退役了我就去做演员了呢?”

看着傻萌的自家爱人,卡卡唯有扶额。

亲爱的,你的演技……还有待提高啊。不禁想起那几年过度的炽热眼神,深情拥抱,卡卡抿唇摇了摇头以示无奈。他的克里斯向来就不会掩饰,有时候简直就像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开不开心都写在了脸上,一看便知。也罢,他们经历了那么多曲折才在一起,让他的恋人轻松一些吧,自己多担着点也没关系,只要他高兴就好了。

想过这点,顿时卸下了重负的巴西人搂过葡萄牙人的肩膀,顺势咬了一口属于克里斯的苹果,无视了怀里人威胁的眼神。

“卡卡,厨房里还有呢你干嘛吃我的,真懒。”

“嗯,你好吃。”

阅尽千帆的皇马7号罕见地微红了耳根。巴西人的话里,一定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是吧是吧。

“卡卡……”

“嗯?”

“什么时候,我们,我们去登记一下吧?”

“好。”

“真,真的?”

“克里斯,我答应你的,不会再让你失望。”

“……卡卡,你真混蛋。”

“我也爱你。永远。”

“……嗯。那个,快一点,你怎么还能忍得住啊。”

“希望你满意,克里斯蒂亚诺,O meu amor.”

-------

思觉失调:其实是一首粤语歌,“若然你,如果有日说婚期,我这生福气也用来祝福你。”也是出自这里的,听着觉得很卡配罗的感觉就兴冲冲去写文了……

那些强烈的感情曾经延续了这么长的时间:出自英语歌 That's why(you go away) . 我就是听着这两首歌写下的文,很心酸。但是很好听的两首歌,卖个安利。

赠与玫瑰:出自《霍乱时期的爱情》“请以一枝玫瑰纪念我。”

O meu amor:葡语,我的爱人。也是一首葡语歌名。

卡配罗大法好

2018.3.18 04:16

评论(4)

热度(48)

© 旧时光_偏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