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 停电 (怄气梗,单篇完)

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哈哈哈哈哈哈吵架也能这么甜
九十岁的老冰棍特殊的和好方法

雪楼三饮:

停电


 


情侣之间常常为一些小事而爆发无意义的争吵,这被有些人当做爱情中甜蜜的一部分。就连美国队长也是这么想的。但他没有福分享受此种乐趣——因为巴奇从来不跟他吵。


他们的分歧有哪些?——今天的方案该由谁先行、巴奇为什么总是偏离预设的伏击位置、史蒂夫为什么总是临时更改计划、巴奇不服从神盾的指令也不听从美国队长的命令那他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这天在希尔的办公室结束冗长的任务报告和争执后,两人走出来时脸色阴沉。连克林特跟他们打招呼时两人都没有搭理他。


“什么事情值得他们这么生气?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吗?”鹰眼转头问黑寡妇,“我以为这把岁数的人什么都见识过,脾气应该很柔和了。”


后者一脸“你最好别管闲事”的表情。看他们走远了才低低开口:“我真想替他们请个假,两个老家伙不治好PTSD就不要回来。”


但这话还是被两个听力极佳的老家伙听到了。


“操他的PTSD。”


史蒂夫骂在心里。巴奇骂在嘴上。


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余怒未消的美国队长像一座行走的冰山,谁若撞上下场都会像泰坦尼克号。而他身边的冬日战士,不再像传说中的鬼故事,而是真正的活见鬼。


“我真希望他们俩总带着这样的干劲儿去收割任务,让地球平安一百年。”


“省省吧,我担心他们两人打起来能拆了一座航母。”托尼让布鲁斯少幻想这些。


多大的事?在外人看来不就是冬兵脱离预定战线把队长的任务强行扫雷了嘛。这样的情况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并且从未发生任何过失。在这个人人期待能者多劳的时代,只有美国队长还和这个神队友发脾气。


 


“上来。”两人气鼓鼓地走到大厦外,史蒂夫把哈雷发动,感受到后座传来的重力。他等了一会儿,才知道巴奇没有搂住他的腰,或者有其他扶着他身体的动作。通常是等对方坐好后他才驾车离去。今天两个人是真的生气了。


既然这样,那好吧。他心里叹气,现在怎么可能开口让巴奇来抱他,他只好开得慢一点。


巴奇的金属手牢牢抓着后座边缘来保持身体平衡。


一路上两人没有交谈。连在希尔办公室时巴奇都不想过多解释。他不知道自己的沉默起到的反作用就是对方的抓狂。史蒂夫总以为他接受了自己的意见,实而是在默默否定。


巴恩斯的语言技能已经退化到只会骂脏话了吗?


史蒂夫想跟他好好谈谈,但如果这回还是他先开口缓和的话,巴奇下次就还会这样。


就这样一路沉默到了家。


公寓楼下的保安们打着手电进出,他们被告知部分楼层的电路发生了故障正在紧急维修,其中正好有他们的房子。


现在已是深夜,两人一身疲惫地赶回来,只想吃点东西好好睡下,期盼能一觉到天明。停电不会带来任何不便。


停电导致电子门锁罢工,史蒂夫掏出钥匙开了门。


家里还有两盏应急灯,借着微弱的灯光,两个人走进屋子。回到居住的地方,两人之间的气场有了细微的变化。巴奇朝厨房走去,他的习惯是要吃一些宵夜。现在正停电,冰箱里的冷面和披萨是没法加热了,他拿了一些面包、蔬菜出来,搭配速食香肠,还能包两个三明治……他还想着包两个。


巴奇停顿了两秒,决定照做。那个人吃或不吃,与自己无关。


冰箱里的调料放得整整齐齐,他摸黑也能顺手找到甜辣酱的罐子。


可他忘了,这罐在昨天已经吃完,今天又没能去便利店买新的。没有甜辣酱的三明治失去了它应有的灵魂。


史蒂夫朝这边看一眼,走了过来,他把一罐没有开封的酱放到案台上。


“什么时候买的?”


“昨天晨跑的时候,我看吃得差不多了,顺便带上来一罐。”


问的人硬邦邦,他回答得也硬邦邦。以防对方不放心,又补上一句:“我看过保质期了。”


巴奇已经打开封口,把酱抹到面包上。香甜的气味一点一点扩散到空气中。他想切一些蔬菜,顺手把自己随身带的匕首拔了出来。


“你要干什么?”后面的男人像是被他拿匕首的动作惊动了。


“你不是要去洗澡吗?”巴奇承认自己刚才正用眼角余光窥视他。


史蒂夫只是走过来,并不作答,他的夜视力不输于巴奇,拿过菜刀将蔬菜分切成条,放到面包片上。“你先去,这里交给我。”


“我明明快弄好了……”


“谁做不都是一样吗?”


他们默契的停下来。两颗大脑同时想到了今天争执的事情——危险的任务谁做不都一样吗?只是能像包三明治这样简单就好了。


停电了。黑暗中的两人看不到对方脸上的表情。巴奇接手剩下的部分,他无法忍受自己就在旁边站着什么都不做。史蒂夫索性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到客厅等他。


茶几的下方是他们的医药箱,史蒂夫回想着巴奇在结束任务后有没有受伤,两人回来连医疗室都没有进,他当时气昏了头,什么都没有仔细想。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记性,巴奇到底受伤了吗?


他朝厨房的方向伸着脑袋,黑暗中也看不清什么。巴奇已经准备好了,端了盘子走过来,把史蒂夫的那份放在他面前。而自己习惯性地在他身边坐下。


即便如此,两人想要短时间恢复如常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一个小时前和对方发了那么大的火,九十多岁的老脸不能这么快拉下来。


争执是一码事,但巴奇受伤(无论大小),这又是另一码事。巴奇对待他自己的事总是随便应付,这些还是由史蒂夫替他操心。


“我说,你受伤了吗?”开口时他的语气已经缓和了很多。史蒂夫坚持认为自己现在只是关心巴奇的身体,关于执行任务的事他可没有退让。


巴奇停下咀嚼,他的反应是——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史蒂夫叹了一口气,“我问你,在爆炸的时候有没有受伤?”他放下三明治,拉过对方的手,主动检查。手掌没有,手臂上也没有。


巴奇左手拿着三明治说:“另外一只就不用检查了,没有。”


“身上呢?”


“没有吧……”


“没有吗?”


他被问住了,如果是小的瘀伤和擦伤,他自己都不会察觉。一路回来时身上无痛无痒,应该是没有受伤。身边的男人还带着追问的目光,目光灼灼,他这是要点亮黑暗么?


“应该是没有。……你现在要检查也看不见。”巴奇镇定地吃,伸手抠开易拉罐,喝了一口。


看对方还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史蒂夫打开饮料,想着自己也应该像他一样放松些。


“……怎么是果汁?”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易拉罐,新款果汁的饮料外包装跟啤酒太像了。“我去换……”


巴奇拉住他,还是那种满不在乎的语气:“不必了,我喜欢。”


史蒂夫重新坐下。果汁给味蕾带来甜蜜的刺激,缓解了他过度紧张的心情。难怪巴奇这么喜欢甜味的东西。多喝几口,他发现自己几分钟前所谓强硬的态度就要随着甜味滑到不知名的地方,无法重新汇聚。


如果这次也像以往一样放过他……一定是自己没有到达怒气的顶峰。


他的生气对巴奇毫无威慑力。单方面的争执没有引起巴奇回应,因为他的行动没有任何原则性错误,美国队长无从下口批判。拿他无计可施的只是史蒂夫▪罗杰斯。


巴奇看着身边神情严肃地吃着三明治的男人,他已经消灭了自己的那一份。


通电了。保安承诺的“很快修好”果然兑现。


电器上的信号灯开始一闪一闪的发亮,冰箱开始运行。他们俩谁也没有动身去开灯。


“我去洗个澡,浴室我先占了。”巴奇边说边拎起外衣。


回头看坐在沙发上脸色仍有不甘的男人,他带着挑逗,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至于有没有受伤——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评论

热度(329)

© 旧时光_偏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