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的影子,无处不在。
吧唧哥哥我爱你!爱你的勇气,你的坚强,很多很多。
我想队长是多么幸运。

纪翌:

我曾经写过一句话,“人的记忆与木桶不同,把拼成木桶的木条一条条抽掉,再拼起来,也许看上去仍是同一个木桶;但是把人的记忆一块块抽离,再拼起来,谁也不知道带着这段记忆的人是不是还能像以前的那个人一样思考。”


 


有一段时间我狂热地迷恋吧唧哥哥,狂热到我看见自己过去写下的这段话都想暴打自己一顿,好像我这么写就背叛了吧唧哥哥一样。


 


吧唧哥哥是一个好人。他当然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对Steve特别好。他曾是个拳击冠军,他保护Steve,教Steve打拳,给Steve介绍女朋友,劝Steve在父母的葬礼后搬去跟他一起住,他是最好的狙击手端着狙击枪守着Steve的后背,Steve把他从纳粹的实验室里救出来的时候,他问Steve,疼么?


 


整整一部电影,陆陆离离那么多人,有的人说祝贺你Steve,有的人说这下总统该高兴了,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连走路都走不稳的时候,突然特别急躁地问他的朋友,Steve,疼么?


 


说实话这个问题挺蠢的,不疼便不说了,就算是疼,当你见到他的时候,他都已经变成大个子这么久了,早就不疼了。但是吧唧哥哥需要这个答案,就好像他一点也不关心Steve这个让人惊艳的新身体,他只想知道那个时候他疼不疼。


 


吧唧哥哥的好特别真实。


 


我记得甜甜在队1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其实Bucky从纳粹基地回到军营时特别害怕,他想我终于活着回来了我再也不要回到战场了,他甚至想因为Steve又把他带回那儿跟他吵一架。


 


你甚至能看见他,看见他坐在那儿七上八下忧心忡忡,一直用手抚摸着包扎伤口的那块破布。你知道他有多害怕,你知道他能回忆起子弹是怎样从耳边飞过,九头蛇的针头是怎样刺进了皮肤,意识是怎样一点一点从他的脑子里溜走。特别恐怖,那么聪明的吧唧哥哥一定比别人更早意识到,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可是当Steve走过来问他的时候,他就好像从来没犹豫过一样,他就笑咪咪地对他说,“那个从布鲁克林来的小个子,打架不知道逃跑,我跟随他。”


 


吧唧哥哥一直都跟Steve不一样。Steve是天生就要做英雄的,他就像只向阳花一样,很勇敢,那些让常人恐惧的事情似乎他从来都不害怕,因为他是Steve Rogers。但是吧唧哥哥就像一个真实的普通人,他知道自己恐惧,他知道自己很恐惧很恐惧,他看得见他恐惧的东西就在一米开外,然后Steve对他说,我们一起过去把它拿起来,他恐惧,但是他还是愿意跟着他走过去。


 


我特别喜欢这种真实。他的恐惧,他的勇敢,他对Steve的爱。


 


他让我觉得Bucky Barnes和Steve Rogers这两个人就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一直觉得他一定很爱Steve,无论是哪种层面上的爱。他一定很爱很爱Steve,才愿意再跟着他回到战场上。因为他得看着他,他得保护他,他得在Steve冲锋陷阵的时候用狙击枪瞄准他的身旁,他得用自己的眼睛确定Steve身边没有敌人他才会放心。


 


我特别喜欢一个细节。双人约会的时候发现Steve不见了,吧唧哥哥在人群中高高地仰着头到处寻找他的朋友。我能想象他看见Steve站在征兵处的样子,他满脸的担忧都放下心来,然后他想起Steve这家伙一定又是去递交作假的申请资料了,他又皱起眉来,气势十足地像个老妈子一样去教训他。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可是他还是会让步,他再担忧,再不安,还是会让Steve去。因为那是Steve自己的决定。


 


哦,他还会吃点小醋,会站在Steve和其他女士之前左瞄右瞟。


 


我喜欢美好的东西。吧唧哥哥的爱是我见过的最美好的东西之一,他像个朋友、兄弟、老妈子、情人一样爱着Steve。


 


他吃了很多苦,然后他成为了冬兵,他回来了。我很想在他的记忆力把那空缺的七十年抹掉,我想在他的大脑里把所有的九头蛇,所有的任务,杀过的所有的人,炸过的所有的楼都抹掉。但我知道吧唧哥哥一定不会这么想,因为他是吧唧哥哥,他恐惧,他知道那些事实会让他痛苦,但他愿意面对。


 


人和木桶的确不同。Steve想,把木桶的木条一条条抽掉,木桶承装的那些水会洒在地上,再也找不回来;但是把人的记忆一块块抽离,那些活在人的细胞中和习惯中最本质的东西却依然存在着,比如勇气、执着和爱,你可以压制它,却无法消灭它。


 


我喜欢冬兵的那个笑容,冬兵说,我记得你的妈妈Sarah,我记得你把报纸藏在鞋里。他被一个很别扭的姿势固定在冲压机下面,但是他扯着嘴角,露出一个你很容易就会忽视的笑容。但是他笑了,尽管他不自知,就好像那个压制在他心里的笑容最终还是一点一点露了出来。




今天晚上就要放第二次完整版预告了,两个月后《美国队长3》就要上映了。导演说,Steve一直在试着搞清楚你还记得多少。我也是,我想看见你笑,想看见你温柔地看着Steve,想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七十年前的吧唧哥哥,穿着军装带着军帽,笑嘻嘻地站在Steve面前。




但我想,即使你最终什么也没想起来,他也不会在意的。因为那些爱,就写在骨头里,一直那么写着,沉睡了七十年。就像你无论如何,都还是把从掉下天空战舰的Steve从海里捞起来了一样。


 


我希望你能一直如这一刻一样幸福快乐,我希望你和Steve能永远幸福快乐。


 


祝吧唧哥哥99岁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742)

© 旧时光_偏转 | Powered by LOFTER